豆花文库
首页 豆花文库 > 资源分类 > DOCX文档下载

关于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探析.docx

  • 资源大小:21.47KB        全文页数:12页
  • 资源格式: DOCX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15豆花币 【人民币15元】
游客快捷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下载资源需要15豆花币 【人民币15元】

邮箱/手机号:
您支付成功后,系统会自动为您创建此邮箱/手机号的账号,密码跟您输入的邮箱/手机号一致,以方便您下次登录下载和查看订单。注:支付完成后需要自己下载文件,并不会自动发送文件哦!

支付方式: 微信支付    支付宝   
验证码:   换一换

 
友情提示
2、本站资源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直接下载(不支持QQ浏览器)
3、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关于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探析.docx

关于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探析作者朱思聪来源史学学刊 2014 年摘要 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一种打着“宗教复兴”七号的国际政治力量,它的形成、发展及星期与伊斯兰教的产生乃至伊斯兰国家的诞生、发展都有着紧密的、不可割舍的联系,其表现形式虽各有不同,但其中的极端主义派别常以暴利、恐怖的手段对抗异教徒、世俗政府,给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尤其是宗教、民族矛盾复杂的国家和地区的稳定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威胁。本文即从伊斯兰教自身创立和发展的角度对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进行剖析,深入分析其余民族分裂势力间的联系。关键词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民族分裂势力“原教旨主义” 并非伊斯 兰教所独创独有, 该词最早源于形容基督教的复古运动,其准确的含义是指“严格遵守基督教信仰中原出的、根本的、正统的信条” ,在世界各大传统宗教如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印度教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是各种宗教中要求抛弃现代因素回归到原始教义的一种主张。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则是要求一切按照古兰经的教导行事,完全按照伊斯兰教法和圣训来制定国家法律、法规以及社会准则,主张建立政教合一、神权至上、神权高于一切的国家,以复兴伊斯兰教为其宗旨,反对异教徒,排斥异质文化,尤其是在穆斯林民族不是主体民族的国家和地区尤为严重,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很容易被民族分裂分子利用,成为民族分裂势力的工具和旗帜,甚至成为其精神源泉。一、伊斯兰政教合一与历史现实公元 622 年,伊斯兰教创始人先知穆罕默德因宣传新宗教伊斯兰教而遭到麦加贵族迫害,不得不出走麦地那。在麦地那,先知穆罕默德带领伊斯兰教最早期的信徒们建立起了一个有着共同信仰基础的,以伊斯兰为纽带的宗教共同体乌玛(umma ),这种共同体也就成了后世穆斯林们所追求和向往的典范。为了维系这个伊斯兰教共同体,先知穆罕默德制定了全面反映古兰经中乌玛观点构建宗教共同体要求的麦地那宪章,并从两个方面勾勒出了理想的伊斯兰社会关系第一,用宗教共同体代替就有的血缘共同体,主张所有穆斯林一律平等,伊斯兰教的基础便是平等,维护所有穆斯林权利和地位;第二,指出伊斯兰乌玛的权利和威信来源于神,一切权利归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行使裁判权, 。基于以上两点,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以伊斯兰教为基础和根本的宗教政治合体,根基是宗教,是伊斯兰政教合一体制的先驱。先知穆罕默德时代的宗教共同体乌玛可以看作为伊斯兰社会最初的政教合一体制,先知穆罕默德既是宗教领袖,又是新政体的开创者、奠基人,是政治首脑,是集宗教神权与行政权于一身的政教领袖,伊斯兰乌玛的信徒们出于对宗教的热情对真主的顺服而对代真主在人间行使裁判权 的先知穆罕默德尊敬和服从,从而对先知穆罕默德所行使的世俗政治权利广泛认可。所以我们可以看出广大穆斯林群众对世俗政权的认可和支持最早是源自于对宗教神权的热情和认可,是基于对世俗统治者拥有合法的伊斯兰神权的认可,一旦世俗政治的领导人没有合法的或是失去了合法的。广大穆斯林认可的宗教神权,那么其世俗的政治权利也就没有了合法性,失去了宗教神权的基础,世俗政权也就失去合法性,广大穆斯林群众就不再认可世俗领袖的政治地位。二、乌玛共同体的瓦解与近现代伊斯兰政治早期的乌玛中,在先知穆罕默德的领导下虽然各种新旧矛盾不断地冲击,但,穆罕默德凭借以宗教为纽带所建立起来的平等的社会秩序,道路血缘和贵族特权壁垒,穆斯林社会是以兄弟般的平等的存在,先知的理想基本得以实现,其宗教权威与政治权威也得到穆斯林的广泛支持和认可,继而成为早期乌玛得以维持的关键性因素。进入四大正统哈里发统治时代,四大正统的哈里发基本上继承了先知穆罕默德时期把宗教神权与世俗政治权威融合的做法。但当帝国进入倭马亚王朝统治时期时,国家的疆域早已跨出了阿拉伯半岛,北非、叙利亚、两河流域、伊朗、呼罗珊等地区都被穆斯林征服而纳入了帝国的版图。随着疆域的扩大,各种民族、各种文明都被帝国囊括进来,早期的乌玛理想社会便被推入了破产的深渊。当帝国进入阿巴斯王朝同志时期,伊斯兰乌玛的理想社会受到了更严重的挑战,阿巴斯王朝(绿衣大食)已经布恩跟有效地控制整个伊斯兰世界,帝国开始走向分裂,而且帝国的世俗政治统治阶层也不再仅仅局限于阿拉伯人、波斯人、突厥人、柏柏尔人中的精英分子纷纷进入帝国的统治阶层,与传统的阿拉伯人统治阶层分享或共同执掌帝国的世俗政治统治,但这些新崛起的世俗政治力量,大都是新皈依伊斯兰教的非阿拉伯裔穆斯林,他们在宗教神权中处于新进的地位,也可以说他们并没有合法的宗教神权来支撑他们的世俗政治权利,这与早期的乌玛社会几乎是背道而驰,所以他们的世俗政治权威也很难得到广大穆斯林的认可和支持。崛起于蒙古高原的大蒙古国给了穆斯林心目中理想的乌玛社会最后一击。公元 1258 年 蒙古西征大军攻陷阿巴斯王朝首都巴格达,处死了末代哈里发,阿巴斯王朝灭亡。穆斯林心目的理想的乌玛社会被强烈的震撼和击碎,虽然阿巴斯王朝后期的历代哈里发作为广大穆斯林的宗教领袖和世 俗政治领导人已经名存实亡,不过是波斯、突厥等军事强人的“ 影子哈里发” ,但蒙古 军队攻陷巴格达, 处死末代哈里发的行为则彻底摧毁了哈里发作为伊斯兰社会政教合一体制的象征意义。 后世的诸多伊斯兰王国或政权的统治者虽然大多喜欢给自己冠以哈里发的头衔来抬高自己,但建立一个以哈里发为领袖统领世界所有穆斯林的乌玛理想却是不可能的。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地区日渐分裂为数个互不统属的王国,早期以共同的伊斯兰信仰为纽带的乌玛社会在以后的历史中消逝。统一的政权已经不复存在,而王国的统治者,不再像以前那样来自阿拉伯古莱什部落,凭借的不再是宗教神权而是武力来维持自己的世俗统治权利,政治制度的形式完全与早期乌玛社会背道而驰,世俗统治者的政权丧失了宗教神权的基础而失去合法性,统治者们的主要精力开始向世俗政治倾斜,国家也开始日益世俗化,作为真主使者、先知继承人的哈里发也住建变成世俗政权、王权的统治者,伊斯兰教早期那种宗教领袖和政治领导人合二而一的制度逐渐瓦解,最终不复存在。自进入 20 世界以来,继雄踞一方的伊斯兰帝国之后,取而代之的是相继建立其一些以西方为模板的以穆斯林为主体的现代民族国家。民族主义和世俗主义在这些国家开始发展起来,而民族主义和世俗主义的发展与穆斯林理想的乌玛社会国家形态南辕北辙,从实际的角度去看,这些不同政体的现代民族国家建立并开始行使主权,这使统一的伊斯兰国家的思想难以实现,但作为一个拥有近千年文化传承的伊斯兰教,潜在的影响力仍然是各国政治中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如果以世俗政权对宗教的依存程度来划分,则现代伊斯兰国家大致可以分为几个类型第一,以伊朗为代表的政教合一型。伊朗虽然自我标榜为伊斯兰共和国,但自霍梅尼带领伊朗穆斯林发动伊斯兰 革命推翻“海湾宪兵 ”巴列维政权之后,便 设置最高精神领袖一职并由其亲自担任,所以最高精神领袖也是实际上的最高政治领袖 , 政教合一的伊朗政权建立。第二,以沙特阿拉伯为典型的政教互补型。沙特政府在宪法中明确规定伊斯兰瓦哈比教派为国教,瓦哈比教派的神职人员和宗教学者对国家的重大决策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沙特并不由这些宗教学者的神权进行统治,对沙特进行有效统治的还是代表世俗王权的沙特家族,世俗政权需要瓦 哈比的宗教神权证明其统治的合法性,而王权则给予宗教学者们种种特权与利益但也大多限制在宗教领域 其发展也更需要王权的支持。第三,以巴基斯坦、伊拉克为代表的政主教从型。这些国家基本上都宣 布伊斯兰教为国教, 强调国家法律与伊斯兰教法的渊源但其政府都是世俗主义,宗教国家政治有一定的作用,但大都只是辅助性质。第四,以土耳其为典型代表的政教分离型。1928 年的土耳其议会宣布废除伊斯兰教的国教地位,土耳其实行政教分离政策,形成了世俗化的共和制政体国家并大力推行伊斯兰教的个人化和非政治化是伊斯兰国家里政教分离最为彻底的国家,宗教不得干预国家政治国家设置专门机构负责管理宗教事务。三、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发展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以后,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异军突起,引起了国际社会强烈的关注。1993 年,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教授的文明的冲问世后,西方学界、舆论界如获至宝,更是把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视作洪水猛兽。美国著名政治学家霍夫曼指出西方民主制正在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视为未来意识形态斗争的一个主要对手。要认清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迅猛发展,就应该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第一,从根源上看,现代的伊斯兰国家中除伊朗这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外,大都实行的是政教分离政策。绝大多数的伊斯兰国家都是朝着民族主义、世俗主义的道路发展,学习西方现代民族国家的样式来管理和发展自己的国家,并力图摆脱或减少伊斯兰教对国家政治生活的干预。但这种国家的发展模式与最早期的伊斯兰宗教共同体所构建的社会模式是对立的、背道而驰的。国家的世俗统治者极力学习西方的模式 , 只关注政治层 面上的政教分离,而并未从思想上、根源上让广大穆斯林群众摆脱早期那种政教合一型乌玛社会的向往、并且先知穆罕默德所创立的这一社会秩序已在广大穆斯林群众的思想中根深蒂固,后世的穆斯林一直把建立这种以宗教为纽带的平等的社会秩序作为强烈的精神寄托冈。这样导致的后果便是,穆斯林群众的精神向往与现实中世俗政府所推行的政策背道而驰,广大穆斯林群众在精神上不再认可世俗政权的合法性,这就为原教旨主义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再看当今世界各伊斯兰国家中掌握绝对政权或大部世俗政权的都是世俗力量,而那些拥有崇高宗教地位 , 拥有广大穆斯林群众支持的宗教学者、神职人员却很难在世俗政府中分享或掌握世俗政权 这便与伊斯兰教中“万物非主,唯有真主 ”、一切权利归真主,宗教领袖代真主行使裁判权的原始教义格格不入,这些长期不能掌握世俗政权的宗教人士更为不满,便只能运用原教旨主义同世俗政权 的统治者们争夺国家政权。第二,从深处看,规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盛行是对伊斯兰世界政治、经济、文化与西方角逐中失衡所产生的自然的抵制和拒绝。伊斯兰教是一种入世宗教除宗教本身外伊斯兰还是一套完整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伦理道德体系,它以宗教为纽带,以平等为基石,向广大穆斯林提供了整套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二战结束以后,世界各主要殖民地的民族独立运动风起云涌,伊斯兰世界首当其冲,而在伊斯兰世界的独立浪潮中,首先是世俗的民族主义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伊斯兰国家独立成功,走向现代化国家发展道路以后,世俗的民族主义在实践中的一些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一些伊斯兰国家在向方国家学习的时候,过分地片面地引进西方的“强势文化” 和价值观,从而忽略了本国近千年的伊斯兰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导致了外来文化在伊斯兰世界没有很好地进行融合,成为了无本之木、 无源之水。朴素的伊斯兰价 值观渐渐流逝。社会上充斥着西方的功利主义、拜金主义,加之政府在发展中事务频繁,贫富差距日渐悬殊,人民生活日渐困苦。广大的穆斯林群众开始对世俗的民族主义产生怀疑和不信任,人民自然地把这种心灵上的创伤和屈辱感转嫁给世俗政府,认为他们偏离伊斯兰核心价值观,偏离了“ 正道”。开罗大学社会学教授萨德丁易卜拉欣说,现代阿拉伯世界的历史是现政权大失败后出现的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历史。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认为,西方是代表富裕的穆斯林来同贫穷的穆斯林作战的,现在的西方比冷战时期更愿意在穆斯林世界进行军事行动。面对这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穆斯林不得不重新审视和反思走过的世俗化道路,重新审视伊斯兰传统文化。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试图把伊斯兰朴素的价值观同民族主义有效地融合起来,弥补世俗民族主义的缺失,这点正好是在精神上安抚和迎合了广大穆斯林,也是对伊斯兰这种相对的“ 弱势文化”的一种保 护。四、民族分裂势力与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民族分裂势力是民族团结的对称。在废除民族压迫制度的条件下,聚集部分民族势力或反动势力 接受国际势力的直接或间接的支持与资助,以脱离平等、团结、互助的民族关系的整体为目的,破坏国家统一和团结,违反本民族根本利益,制造并加剧各民族之间的隔阂与纷争的民族分离活动和行为。在世界各个多民族国家中,民族分裂势力都是其大敌。中国是有 65 个兄弟民族构成的伟大国家,各民族间情同手足亲如兄,中国五千余年的辉煌历史也是由 65 个兄弟民族共同创造的 居民族间相互扶持共同发展。但我国境内的民族分裂势力一直余孽未消,以东突分裂势力为例,其宗旨便是要将我国的新疆地区从中国分离出去,建立一个独立的由操突厥语民族组成的东突厥斯坦国,东突分裂势力便是我国境内民族分裂势力的典型代表。东突分裂势力在新中国建立之前就已产生,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新疆地区十分活跃,并一度建立过“和田伊斯兰政府 和田” 和“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 喀什” 等分裂割据政权。新中国建立以后,对东突分裂势力进行了严厉打击,但东突分裂势力并未被彻底消灭。特别是冷战结束以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中亚的 4 支操突厥语的民族(哈沙克族、乌兹别克、土库曼、吉尔吉斯族)纷纷建立起了独立的民族国家,而在历史、风俗、宗教等方面与其联系紧密的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聚居的维吾尔族中的一小撮民族分裂分子得到了鼓舞,妄图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独立建国。维吾尔族普遍信仰伊斯兰教,而伊斯兰教又为入世性很强的宗教,它不仅规范穆斯林的宗教生活,同时也规定了伊斯兰的社会生活、政治体制、伦理道德、经济、法律制度等,所以伊斯兰不仅仅是一门宗教艺术,如同汉族儒家文化一 样是一种传承千年的文化、文明,是所有穆斯林宗教信仰、社会生活的宗旨和行为规范。自其东传至新疆,维吾尔族人民阪依伊斯兰教之后,经过近千年的传承,伊斯兰文明已经深深地根植于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心中,形成了 以伊斯兰文明为母体的维吾尔文化,伊斯兰文明所包含的强大的政治参与性、神权至上性、保守性以及排他睦也被维吾尔文化所继承。清王朝击败准噶尔汗国平定南疆回部大小和卓叛乱之后,历经清末、民国到新中国,新疆全境大部时间都处在中央政权的有效控制之下,历代中央政权为了对新疆进行有效的管理和开发都对新疆进行大量的移民,关内大批的非穆斯林人民迁居新疆生活,随之而来的就是以汉族儒家文化为主 的非伊斯兰文化的传入,这与新疆境内的伊斯兰文化自然有一种碰撞与融的过程。新疆普通穆斯林群众大都是爱好和平与人为善的,在不同文明间交接的地带也能够很好地与非穆斯林群众共同生活,但却有那么一小撮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宗教极端分子妄想着利用宗教、民族间的一些矛盾,煽动不明就里的穆斯林群众,攻击政府,打击和排斥异教徒和异质文化,否定新中国人民政权在新疆的合法性,妄图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建立伊斯兰神权国家。 特别是冷战结 束以后,世界伊斯兰复兴运动兴起,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传入,更使这些分裂势力如获至宝,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看做他们实现民族分裂的武器和精神源泉,打起原教旨主义的旗帜,阴谋分裂国家,把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与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合流,使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成为了政治牺牲品。总体来说,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宗教复兴的国际政治运动,它的形成与发展与伊斯兰教的创立,自身的特点以及现 代伊斯兰国家的发展都有着密不可分,不可割舍的紧密关系,作为一种抵抗西方现代文明,保护伊斯兰文化的政治运动,其很容易被民族分裂势力利用,并最终成为民族分裂势力的牺牲品。

注意事项

本文(关于现当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探析.docx)为本站会员(addmin)主动上传,豆花文库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豆花文库(发送邮件至645879355@qq.com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copyright@ 2008-2019 www.douhua.net豆花文库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1058632号  经营许可证编号:浙B2-20190085


1
收起
展开